rss 推荐阅读 wap

环球微信网,中国新闻网!

热门关键词:  as  自驾游  xxx  云南  卡瘦
首页 新闻聚焦 城市报道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行业热点 购物消费 旅游资讯 科技创新 商务营销 微商创业

十字路裕昌永酒店

发布时间:2021-01-14 01:06:44 已有: 人阅读

  裕昌永酒店历经百年,曾经兴盛一时,最后毁于日军侵略战火,但抗日战争也使酒店的人员获得了新生。现在,裕昌永已成为十字路人民永远难以忘怀的历史符号。

  清末至年间,莒南十字路最有名的建筑有两处:一是山西商人建的大戏楼,二是大店庄汉侯开设的裕昌永酒店。这是两处地标性建筑,至今仍是十字路人抹不掉的记忆。

  1927年,大店庄汉侯在十字路设有九个商号,分别是同德裕、同泰昌、福合永、荣合源、荣合丰、裕源、复盛德、裕成永和裕昌永,只有裕昌永是酒店,其余为钱庄、盐铺、杂货店。

  裕昌永酒店旧址位于原莒南县人民政府南大门西500米处南侧,西至小街子,东至八条弯,北靠东西大街,南120米是二村居民户,占地4亩,有正屋12间,东屋3间,北头一间屋里是水井,南头是曲房,南屋一排是职工宿舍,西屋3间是库房和站岗执勤室。大门朝西,装饰典雅气派,院内养着黑黄两条大狗。酒店工商合一,自产自销,设销售门头和会计室一处。由于老板经营有方,故盈利丰厚。

  十字路二村90岁老人王公芳说:“我从小就生长在十字路,从记事就有这个酒店,生意很红火。掌柜徐言日是筵宾小山前村人,人都称他为‘大掌柜的’‘大善人’。徐言日在弟兄四人中,排行老三,小山前村人称他三掌柜的。实则是酒店大老板。会计徐广分也是小山前村人。”

  1938年春,侵华日军占据临沂,在莒南大店、日照、沈疃、还有江苏北部的赣榆、新浦等处建立据点,时常进行拉网式扫荡,实行“三光”政策,疯狂地烧杀抢掠,无数房屋被烧毁,无数村民被枪杀,裕昌永酒店也被日本飞机炸毁。1944年,裕昌永酒店又一次被轰炸,变成了一片废墟,一座久负盛名的酒店在日军侵华战火中彻底毁灭了。出于对日寇的仇恨,裕昌永的职工和十字路广大人民一起投入了抗日战争。裕昌永的人员经历了战火的洗礼,随着战争的胜利,也迎来了自己的新生。

  1939年12月3日,日军第六混成旅喜早支队去日照扫荡后返回大店据点,走到十字路东,见快天黑了,就在距十字路7里的王家庄子村住下来。

  王家庄子村地处交通要道,南是岚兖公路,西北有通大店、莒县城的一条大路,经商的、推盐的、赶骆驼的都走这条路。

  村内有四处坊子(旅店),规模较大的是王立耕和王兴玉两家,较小的是王立风和王立仲两家。这天下午,王立耕和王兴玉家刚从十字路裕昌永酒店推来两篓子高粱酒,日军进村后就驻在以这四处坊子为中心的南北大街两旁的房子里。鬼子见酒如命,让被抓来的村民王兴风、王风田先喝了几口,见无毒后,就开始独饮起来。五十七军111师侦察兵进村后,见鬼子都喝醉了,东倒西歪地躺在大街上,就把两捆枪(每捆10支不等)掀到坊子北边20米处的水汪里。

  24日凌晨3时,五十七军333旅对日军发起攻击,枪声四起。鬼子在睡梦中惊醒,乱作一团。战斗持续到下午2时,日军才从村西大门突围,向西北方向和向西逃窜十字路的两股日军同时遭到截击。向西北方向逃窜的日军被庙子岭上的五十七军截击,退回到村西打谷场上;沿村前龙王河北岸向西奔十字路的那股日军,被县大队张子亮、熊化民带领的50名八路军攻击,退缩到路北50米处坟地松树林中,被赤眉山顶军炮兵连发三炮,炸死20多名,残兵缩到村西。这两股日军乱打了几炮,顺着村前河滩向南逃窜。刚窜到南岭后东干沟南头西边麦地,埋伏在东西干沟的五十七军突然枪声大作。血战到下午5时,战斗结束,除10多名日军逃窜外,其余全部被歼。此战共歼敌200余人,1940年2月10日《大众日报》发表文章称:“此次战斗为八路军与友军配合作战之范例。”

  当时老百姓中流传着这样的歌谣:“十字路是高乡城,裕昌永很出名。自产自销高粱酒,人善酒香生意兴。壮士喝了能壮胆,鬼子喝了送了命。”

  十字路由七个自然村组成,十字路二村原称“东南埠”。在抗日战争时期,日军多次进犯十字路和周边村庄,给人民带来巨大灾难,引起人民激烈反抗。1939年农历十月二十五,即王庄子战斗次日上午,十字路二村徐广志的父亲到东湖(今电影院附近田地)搬秫秸(高粱秸),发现有一名鬼子藏在里边,回来报告给民兵徐洪昌。

  徐洪昌一听有鬼子,仇恨涌上心头,说:“我去干掉他!”但他没有枪,想到酒店有站岗用的枪,马上跑到裕昌永酒店,急促地说明情况。酒店掌柜徐言日非常痛快地说:“好!这是王家庄子战斗打散的鬼子,坚决消灭他!”随手把挂在墙上的一棵土压五递给徐洪昌。徐洪昌装上,跑到徐家林墓地(今路镇医院以东,现工会处),埋伏在一座坟墓后边,看到这鬼子从秫秸堆里出来四处张望,他瞄准敌人后脑勺,一勾扳机,鬼子被击中了头部,当场毙命。村民们纷纷跑来看被打死的鬼子,都拍手称快,称赞徐洪昌枪法好,为民除害。

  当时小山前村徐风山在裕昌永酒店当职员,也为掌柜徐言日家干些农活,称长工或扎活的。农历十月二十五下午,徐风山回家去村北搬晒干了的地瓜秧和北沟芦苇柴,发现沟底有一名穿军装的鬼子正在睡觉,还穿着前头带叉的皮靴,立即意识到这是逃窜的鬼子兵,徐风山解开腰中的搭布(当时男子干活用来垫肩、擦汗的布条),窜上去就把这个鬼子绑了起来。鬼子“哇哇”叫了几声,他也听不懂,将其用捆柴草的猪毛绳拴了,牵着送到驻十字路的卢营,被卢营的士兵枪毙了。

  徐风山胆子大,酒量也大,据说在酒店干活时,一排大酒缸,酒灌满了往外流时,他能张口喝得不外流。

  1944年秋,滨海区抗日根据地更加扩大巩固,大生产运动蓬勃发展,大参军运动热火朝天,根据地人民载歌载舞欢庆胜利。垂死挣扎的日军仍不断派飞机狂轰乱炸。一次日军飞机在裕昌永酒店院东丢下了一颗重型炸弹,把正在打铁换驴掌的两名铁匠炸死,还炸伤了十多名赶集的无辜民众。数日后,敌机第二次又在裕昌永酒店上空盘旋,酒店工人举枪瞄准时,飞机突然扔下了一颗炸弹,正好落在了酒店门头上,“轰”的一声,烟雾弥漫,墙倒屋塌,多人死伤,二村刘建忠的父亲刘少玉和母亲被当场炸死,酒店会计徐广分幸亏没在屋内,账本和洋钱被炸飞。房屋炸毁后不久,老百姓用大抓钩在土堆中刨土找洋钱。据王公芳老人讲,当时有人捡到10多块洋钱,大家将捡到的洋钱送还给掌柜的,掌柜的分文没收,并说:“这都是鬼子造的孽,这酒店也不能开了。”从此,这地方就成了十字路二村的公共场所。1947年土改时,修理后作为村办公室开会用,民兵站岗也在这里。建国初期,又作了十字路区公所,办公、结婚登记都在这里。

  酒店没了,徐言日一家回到小山前村。当时,八路军115师、山东分局、省战工会、北海银行机关都驻在小山前村。村内南北大街西部和村东南部有两个大会场,会场搭有一米高的台子,家家都住满了部队官兵或机关干部。春节期间,从大店来了200多人,踏着高跷,扭着秧歌,抬着整猪整羊来小山前慰问。据徐广来老人讲:“在庆祝大会上,黎玉省长还讲了话,台下掌声雷动。”北海银行就设在徐占元家5间大瓦房内,这房子现在依旧存在。

  八路军115师在小山前还组建了一个新兵连队,胡继亭任排长,徐言一任连长,徐风玉是营长。在村干部徐富一的带领下,村里有十多名青年参加了八路军。在乡妇女干部徐广爱的带动下,徐广庆、徐贵爱虽然都已出嫁,也都参加了八路军。解放后,徐广爱在上海工作,徐广庆在济宁工作,徐贵爱在杭州工作。青年徐广友南征北战,多次立功,在解放战争四平街战役中,多处受伤,解放后在南京工作。徐富一在沂南县工作,徐青斋在济南工作。裕昌永酒店老板徐言日审时度势,支持儿子参加:三儿子徐明一参加八路军,随抗大一分校转战南北,解放后在青岛崂山任县委书记、青岛市畜牧局局长;四儿子徐芦一参加八路军,跟随部队做勤务工作,解放后在山东省公安厅工作;五儿子徐勤一在五莲县任教;唯有二儿子在家务农。

  俗话说:“时势造英雄。”裕昌永酒店历经百年,曾经兴盛一时,最后毁于日军侵略战火,但抗日战争也使酒店的人员获得了新生。现在,裕昌永已成为十字路人民永远难以忘怀的历史符号。

首页 | 新闻聚焦 | 城市报道 | 理财投资 | 休闲娱乐 | 行业热点 | 购物消费 | 旅游资讯 | 科技创新 | 商务营销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0 环球微信网 www.cnqiu.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: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

电脑版 | wap